您的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文史春秋

記憶中的西安北關正街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陜西省委員會 發布時間:2021-10-18 08:22 【字體:

□ 李永安
  西安北關正街也是西安四個城關中的一條老街道,四個城關從城關到稍門這一段街道均稱為正街。民國時候,北關正街并不熱鬧,新中國成立后,道路經過整修,街道兩邊也逐漸繁華起來。上世紀60年代初,我在道北住的日子里,曾在北關正街住過一段時間,也留下了難忘的記憶。
  北關火車橋到北稍門這一段大約有850米長,街道并不寬暢。出了安遠門,就是吊橋東街和吊橋西街,過了吊橋街鐵路橋,就到了北關正街,靠東邊第一條巷子就是東新巷,巷子很短,進去不遠就是“四道溝”,后來又改成陽光村。我上中學時,班上有十幾個同學都住在陽光村,這個地方地勢比較低,下大雨容易積水,一道溝緊靠鐵路邊,火車過來時震得房子直響,緊跟著就是二道溝、三道溝、四道溝。后來這里拆遷改造,建起了陽光住宅小區。過了陽光村,路邊就是一個高臺,臺子上除了一家旅社,還有家北關照相館。這家照相館挺大的,門口有兩個櫥窗,放著放大了的工農商學兵照片。1971年3月,我即將到安康三線去建設襄渝鐵路,離開西安前幾天,母親領著我們全家來到這家照相館照了一張合影,這張合影至今還存在家里的影集里。
  當時的北關正街沒什么高一點的樓房,全是一間緊貼著一間的商鋪平房,房頂上鋪著青灰色的小瓦,瓦上長著雜草。過了照相館,就是一家雜貨店,這里不僅賣日用雜品,還經營農具。過了雜貨店,就是北關食品店,這家食品店規模比較大,有三間門面,屋深較長,進門靠南一排柜臺主要經營糖果糕點,靠北一排柜臺是煙酒副食,柜臺上放著兩個黑色散酒瓷罐,罐蓋用紅布裹著,旁邊一個小碗里放著打酒的提子,主要是方便喝散酒的顧客,一毛錢一兩酒。那時候,買食品都是用紙包,營業員的包裝技術很過硬,用食品紙包得四四方方,用繩子捆好交給顧客。我記得北關食品店里的雞蛋糕又軟又好吃,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順著食品店往北走,就是康樂食堂,這里的油酥餅很有名氣。油酥餅有水晶餅大小,酥黃濃香,食堂里的師傅用亮亮的銅鍋鏟把做好的油酥餅一個個放進白搪瓷盤里,顧客來了,師傅輕輕用鍋鏟將油酥餅放到碟子里,剛出鍋的油酥餅很脆,筷子一碰,一層層金黃的酥皮就落了下來,十分好吃。后來,這家食堂發生了一次火災,就好久沒有開門了。
  康樂食堂旁邊有一條小巷子,叫東大巷,也稱大院。這是條半截巷,朝里一直走進去是一家鐵工廠的大門。這條小巷里住的有北關生產隊的村民也有居民。我的姥爺曾在緊靠鐵工廠的一家院子里租住過好多年,這個院子比較大,住著七八戶人家,房東是北關生產隊的農民,其余都是房客。我每天放了學,就到姥爺家去吃飯。我們一家從許士廟街搬到自強東路姥爺家自己的院子里以后,姥姥去世了,母親就讓姥爺也搬回了自強東路,我也離開了東大巷。出了東大巷,對面街道有條巷子叫西大巷。后來,東大巷和西大巷都拆遷了,蓋起了樓房??禈肥程玫母舯谶€有家老洗染店,店里的門板是一塊一塊的,開門時一塊塊卸下來,下班時一塊塊裝上去。
  靠北西大巷的旁邊有家百貨商店,這也是北關正街上比較大的店面,長長的門面有兩個門,中間是幾個櫥窗。從北邊門進去,第一個柜面是布匹柜臺,貨架上放著一排排各色布匹,布都是卷在一塊木板上的。再向里走,是賣化妝用品的柜臺,柜臺上放著一溜大玻璃瓶子,里面裝著散裝的雪花膏。接著還有針線柜臺、文具柜臺,最后是玩具柜臺,這個柜臺里擺的玩具,常常吸引了不少小朋友的目光。那時的百貨商店一般只賣百貨商品,很少經營食品一類的東西。商店不遠處是北關郵局,整體門墻都是綠色的,綠色的墻上掛著兩塊閱報欄,門口還放著一個高高的圓形郵筒。1969年,姨奶去世了,我和大哥晚上來郵局給遠在涇陽插隊的二哥打長途電話。那時候,郵局的長途業務是24小時營業,小小營業室里擠滿了人。記得聯系了好長時間,電話才接通到二哥所在的生產隊,看看現在的手機用起來的便捷,真是想都不敢想。
  到了北關什字,往西走是一家給騾馬釘掌的鋪子,鋪子不大,門口的木樁上時常栓著二三匹騾馬,馬的蹄子不時在地面上噔噔地踢著。給騾馬釘掌是個技術活,每次給騾馬釘掌,都會招來很多人觀看。北關什字向西是自強西路,當時這條道路比較安靜,大多是一些企業的庫房和學校。往東就是自強東路。往北仍是北關正街,十字口有一家菜店,緊靠著有一家大車店,以前規模較大,從渭北一帶來的馬車常在這里住店,住店的、搭車的,還比較繁忙。后來因為交通慢慢發達了,大車店也就漸漸消失了。
  北關什字再往北走,就是北關小學,也是我的母校。1963年,我從許士廟街小學轉到北關小學上學,一直到小學畢業。學校有兩個門,一個門對著北關正街,一道門開在學校旁邊的一條小巷子里。進了校門,是幾間老教室,教學樓是磚木結構的二層房子,木樓梯、木地板,后來在東邊又建了一座三層教學樓。學校的對面是一家小人書店,門臉不寬,臺階很高,屋里四周的墻上掛滿了小人書的書皮,書皮上編著號碼,你選中哪本書,只需報出號碼,店主就在一個半高的書架上取出你要看的書,看一本一分錢,稍厚點的兩分錢。那時候,每到放學,我都會背著書包跑到小人書店看書,有時看到天快黑了,才在店主的催促聲中跑回家去。
  書店旁邊有個高臺階的院子是家銀行,再往北走是一家甜食店,這里的醪糟很好喝,燒醪糟用的是一把亮晃晃的銅瓢,一碗一碗地燒,喝一碗回味無窮。甜食店靠北走不遠,有一排門面房,西安土雜公司瓷器批發部就在這里。1986年,我曾調到西安市土雜公司工作,多次來這個批發部采寫有關瓷器商品信息的報道。當時,這家批發部開展了一項新業務叫瓷器烤字,就是在茶缸和餐具上寫上詩句或名言,再放到電烤爐里烤,出爐后的瓷器很是漂亮和雅致,生意相當好。不過,在瓷器上寫字得書法過硬,出爐后才好看。我記得當時給瓷器上寫字的有兩個人,其中就有我認識的女書法家肖力偉。后來,北關正街拓寬改造,瓷器批發部就搬遷別處了。
  在我的印象里,北關正街不僅有商戶,還有一些小工廠,比如鐵锨廠等。北關正街快到北稍門這一段位置,還有氣象局等單位,不過商戶就比較少了,臨街住戶多一些,而且房子地勢比較低。我記得北稍門路西有家甜食店的元宵煮得很好吃,又大又圓,一年四季都在賣。早先過年的時候,北關正街上還有一個燈市,地點就在火車橋洞的外面,過去賣燈的有的是拉著架子車,有的是在自行車上綁上一個長桿子,還有的是趕著小馬車,上面掛著各種式樣的燈籠,還有的是用擔子擔上燈籠來賣,十分地熱鬧。本世紀初,北關正街進行了幾次拓寬改造,從而使這條老街道發生了很大變化。
  如今,走在北關正街上,過去的老商鋪和老房子都已經消失,唯有鐵路吊橋還在,深深記憶著過去的歷史??粗粭潡澑邩橇至?、大道寬闊的北關正街街道,看著來往穿行的車流和人流,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是啊,西安北關正街變化真的很大,西安真的很美。

來源:各界導報 編輯:郭長財
分享:
小说网站